邮箱:jindunwenhua@163.com
金盾文化网 >主页 > 公益 > 惠若琪:“三高”少女公益行

惠若琪:“三高”少女公益行

2019-01-28 16:42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刘兴 李庆

关注金盾文化网


惠若琪

不一YOUNG的体育课

        从10岁开始打球,27岁从赛场转身,在排球之外的陌生的世界里,“三高”(身高、颜值高、学历高)少女惠若琪选择了公益,这里寄托了她对未来的美好向往。

        2017年,惠若琪发起成立“惠基金”,她想回报排球带给她的一切。她帮助身边的伤病运动员、教练员,让他们远离伤病困扰;2018年初,她设计出元气丽人、聚爱亲享、雏鹰助翔、凝心去戾的S4S计划,用体育服务于女性、家庭、儿童和校园教育;面对人们对体育教育的漠视,她又开始大声疾呼“扶贫先扶智,扶智先扶体”……

        她的公益世界是如此的多彩多姿,但理想丰满,现实却骨感。公益不比排球竞赛,这里没有对手,没有输赢,甚至短期内都没有结果。“有过困惑,但我既然选择了开始,就绝不会轻言放弃。做好当下的每件事,把基础打牢,这样也许会更有意义。”惠若琪说。

        “人这一辈子没法做太多的事情,所以每一件都要做得精彩绝伦。”史蒂夫·乔布斯这句经典之语,倒颇似为惠若琪做出的最佳注脚。

        择而无怨,殆而不悔,在2019年的公益路上,惠若琪正在铿锵前行。
 

我的公益记忆

        《公益时报》:记得2016年的时候,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对未来感到迷茫。但在2017年初,你就发起成立了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走上公益之路,怎么会有这么快的转变?
       
        惠若琪:2016年的迷茫期主要是因为伤病,人在脆弱的时候就会情绪低落,会思考很多以前没想过的问题。其实早在2015年,我第一次心脏手术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手术不成功,就永远也不能打球了。在这之前,我的全部重心都在排球上,如果把我和排球剥离开,从赛场走向社会,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脑子一片空白,这是我当时最大的困惑。
2011年,当时有一个契机让我接触到了公益,我每个月会通过一家公益组织,给一个世界上贫瘠地区随机的一个孩子搭成对子,每月捐200元钱用于饮用水的补助。我的想法很简单,每周少逛一次街,可能就把钱省下来了。他会给我寄张小贺卡,谈他的生活状况,也会表达感激之情。我觉得公益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内心也会充满力量。这也让我心中种下了公益的种子,开始铺起未来的公益之路。

        《公益时报》:在此之前,你接触过公益吗?
       
        惠若琪:没有。但在我很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爸爸开车送我去上学,我坐在后面没事就乱翻了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好像是在中央扶手箱里,我就翻到一个证书本。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资助证,下面写的就是资助一个贫困小女孩上学的事情。那时候我也不懂这代表什么,根本没概念,长大了才知道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对我选择公益之路可能也有一定影响吧。

        《公益时报》:由成立初期的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到2018年成为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专项基金,惠基金的发展目标发生了哪些变化?具体开展了哪些活动?取得了哪些效果?

        惠若琪:基金成立初期就是希望帮助那些退役运动员和教练员。后来我发现这一部分人比较少,体育其实能惠及更多人。我们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些运动员和教练员,就需要大家更重视体育,这样才能更重视体育人,所以又延展到体育教育。目前开展了高原雏鹰运动会、青海支教、云南公益行、不一YOUNG的体育课等项目。

        从效果来看,在支教项目上,我们已经开始着手打造科学的、有效的、长期的体育支教项目,并在支教过程中,帮助支教地建立、培养符合当地实际的体育体系,保证支教效果的可持续性。不一YOUNG的体育课,通过新颖的形式和专业的内容,已经引起了南京很多中小学校的兴趣,计划将其纳入学校4:30后的课堂。

        《公益时报》:你在2018年曾有过5天跑5个城市到5所高校宣讲的经历,整体感觉你去年的公益行程都很满,为什么不在退役之后先放松一下自己呢?

        惠若琪:我身边的人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之前打球本来就很累,很辛苦,退役之后为什么不选择简单点的生活?我的回答就是停不下来。以前打球每天时间安排得都很满,突然空闲下来,我会非常不适应,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所以就给自己定下目标,做出计划,把时间填满,这样才感到踏实。
 

我的公益追求

        《公益时报》:2008年,你提出“扶贫先扶智,扶智先扶体”,这是一种很新的提法,为什么会有这一想法?

        惠若琪:在支教过程中,我们发现社会上普遍存在一种偏见,觉得偏远地区的孩子不需要体育教育,他们身体看起来挺好的。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从营养角度来说,他们不够强壮,从心理角度来说,他们非常内向。在和这些孩子互动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从来不敢跟你直视,给他们发东西的时候他们都是躲着去接。后来我们就发现,通过体育的方式,他们慢慢开始愿意去跟人交流。而且现阶段我们的老师的回馈是,很多乡村孩子不爱运动,甚至深受电子产品的诱惑,体质每况愈下。

        所以,我觉得体育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我们要消除这种社会偏见,就必须有人要发声。很多人说扶贫先扶智,我觉得扶智就要先扶体,这个“体”不仅仅是他的外在、他的体魄,更多是他的内在,他的“精气神”。

        《公益时报》:这是对传统观念的改变,一时很难见到成果。

        惠若琪: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成果,但我会坚持做下去。当然,你付出很多努力,看不到成果,这个过程会有一丝纠结。但就像以前打球时碰到挫折一样,我们不会放弃,一定选择坚持到底,这是排球生涯带给我的宝贵财富。

        《公益时报》:一年下来,你对公益有了哪些新的认识?

        惠若琪:在实践过程中,我发现公益和我理想中的不一样,这也促使我进行新的思考。如果从宏观上看,你说人类生存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也许无法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我们可以在有效地时间里为我们做的每件事赋予意义,这就会让你看到公益的价值。

        另外,在此之前,我可以把排球视为我的生产力,我的输出。那么,在未来公益路上,我的生产力是什么,我应该有什么样的输出?我觉得作为公众人物,特别是作为一个体育人,你要给粉丝和球迷输出更多正能量的东西,以点带面,唤醒更多的人,你从事公益活动也会变得更有意义。

        我觉得运动员是有先天优势的,他们是非常正向的一个群体,能覆盖很多的人群,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喜欢看你的运动项目,其实是被你带来的体育表现以及精神感染。所以我觉得体育运动员应该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这都是公益带给我的思考,也是我的追求。

        《公益时报》:基于目前的认识,你的公益路线图会有新的变化吗?

        惠若琪:我一直在想,现在做的公益项目更多还是基于扶贫,也许两年之后,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了,扶贫就不再是公益的高度了。到那时,我们可能谈论更多的就会是公益的宽度。宽度是什么,就是给受助者更好的服务,比如,现在支教基本都是语数外,到那时就会更多推广音体美,会给孩子们更广泛的教育的服务。
 

我的公益角色

        《公益时报》:经过2018年一年的时间,你碰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惠若琪:建立一个基金,对于刚刚走上社会的我来说,每一步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目前来看,更多的困难还是在于长线规划以及劝募。募资要找到双方共识的点,很多企业还不具有公益心,总是拿着商业意图去绑架你的公益思想,所以很多事情就没办法做。

        《公益时报》:作为公众人物,募资也会很难吗?

        惠若琪:大家有一个误解,包括我以前也有这样的错觉,以为公众人物做事很容易,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都要一步一步来,都得从小事做起,从根基打起。

        当然,作为公众人物,你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层面,可以跟不同的人交流,这也是加速自己成长的一个过程,能够细化自己的计划,进化自己的想法。

        《公益时报》:那你现在遇到困难,又如何激励自己渡过难关?

        惠若琪:自我激励吧。用你的过往,用身边的人和事,每个运动员其实都是一本励志书。

        《公益时报》:2019年,对于惠基金的发展,你想的更多是什么?

        惠若琪:我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让惠基金持续发展下去。从化缘到自我创造新的价值,集聚更多的资源,把公益链条做得更长,更持久,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课题。我也在想做什么才能反哺给公益,是需要稳定的收入,还是建立商业支撑,这都是我新的努力方向。

        《公益时报》:还想问你一个话题,由体育人向体育公益人的转变,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惠若琪:前一阵我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还谈起过这个话题。我现在非常怀念以前打球的生活,这样的感觉特别强烈。那时候有组织,有姐妹,大家为一个既定的目标去拼搏,每天非常快乐,非常开心。角色转换有一个适应过程,就比如你失恋了,需要时间去修复自己一样。记得有一次在支教地方和孩子们一起唱国歌,以前每场比赛之前都会唱,但那次就是说不出的感动,直接把自己唱哭了。

        《公益时报》:那未来你会如何做好体育公益人这一角色?

        惠若琪:以前我所有的潜力都在排球上面,都在女排这个集体、这个平台上面去迸发。在未来的生活当中,我觉得需要展现自己其他方面的潜力,或是在其它方面创造价值的能力。无论是体育公益人也好,或者别的事业也好,我都希望把每件事做好,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责任编辑:张阳
相关新闻
红色书屋全国第23家店落地北京怀
2019年6月28日,著名红色传记作家、红色书屋创始人、陕西省生产力学会会长梁金安倡导的红色书屋落地北京市怀柔区怀北镇青龙峡旅游风景区和平饭庄。梁金安计划在全国建

今日

助建书香社会,我做书香少年
2019年6月14日上午,河北省扶贫基金会书香少年百校行活动组走进沧州开发区风化店小学,继续开展助建书香社会,我做书香少年活动,为风化店小学的孩子们带来了书法艺术

8天前

《新喜剧之王》爆红鄂靖文 公益
自出演周星驰《新喜剧之王》女一如梦之后,鄂靖文一夜爆红,凭借新晋星女郎称号获得全国人民的高光聚焦,戏约通告不断。而5月26日,鄂靖文被爆低调出现在国家博物馆,

33天前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 第四届
2019年4月28日,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第四届全国策划代表大会在北京瑞尔威饭店隆重举行。国家机关有关领导、全国各地的业界精英、社会名流、商坛巨擎以及新闻媒体记

61天前

一个爱心警察的草根公益路:铁汉
纯草根公益者蔡海炳联合发起近百次微公益活动、募集善款超千万元。 钟欣 摄 蔡海炳,是一个惩奸除恶的人民警察,也是一个拥有百万粉丝的慈善博主狮城苍狼。 身为警察

80天前

郭长江:公益慈善组织要赢得公众
人物档案:2004年10月,郭长江进入红十字会系统工作,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当时,他负责分管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红基会),兼任基金会第一副理事长。2

110天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