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jindunwenhua@163.com
金盾文化网 >主页 > 公益 > 社会公益 > 当AI遇上扶贫:大山里走出“人工智能培育师”

当AI遇上扶贫:大山里走出“人工智能培育师”

2019-08-14 09:19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皮磊

关注金盾文化网


一个多月前,21岁的贵州女孩小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家门口找到一份心仪的且听上去有点儿“高大上”的工作。
 
7月18日,由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的“AI豆(谐音‘爱豆’)计划”在贵州铜仁启动试点:通过人工智能产业释放出大量就业机会,探索“AI扶贫”新模式,让贫困群众尤其是困境女性成为“人工智能培育师”,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
 
经过半个多月的教学和练习,小吴与其他30名易地扶贫搬迁群众通过了“人工智能培育师”公益培训考试并顺利拿到结业证书,作为一名AI培育师开始正式接单。跟她一起工作的人中,有24名是来自大山深处的贫困妈妈和困境女性。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为1660万人,贫困发生率为1.7%。在今年2月举行的“宣传贯彻中央一号文件精神暨2019中国三农发展大会”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局副局长祝卫东进一步指出,尚未脱贫的群体中,大多是老弱病残以及缺乏技能、自我发展能力弱的群众。
 
让这些人脱贫并不容易。除易地扶贫搬迁、教育扶贫、生态扶贫等现有扶贫措施,探索新的扶贫模式也迫在眉睫。“AI扶贫”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据了解,除为贫困地区培养相关职业人才,“AI豆计划”还将推动建立相关职业认证标准,进行产业扶持,让贫困地区实现自我造血。
 
在家门口找到心仪的工作
 
小吴出生于1998年,在贵阳读完中专后便留在当地工作,那时她只有17岁。几年间,她先后做过不少销售类的工作,包括婚纱摄影机构和网络销售等,但每份工作持续时间都不太长,收入也不太稳定。
 
这两年,在政府易地搬迁扶贫政策的影响下,小吴一家和村里人一起,从大山深处搬迁到了铜仁市万山区旺家社区易地扶贫安置点。在父母的劝说下,小吴回到了家乡。
 
“我们家姐妹三个,但都不在父母身边。搬迁之后,父母希望我回来工作,我妈妈身体有一些残疾,也需要有人照顾。”小吴告诉记者,刚回到铜仁的时候,她找到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但收入很低,只有一千多块钱。对她来说,这样的工作和状态并不理想。


今年7月中旬,由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发起的“AI豆计划”首个试点落地万山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并设立全国首个人工智能产业扶贫孵化空间。学历低、劳动能力弱的女性、残疾人以及留守妇女等是该项目重点帮扶的人群。这让小吴看到了希望。
 
据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经理陈丽娟介绍,近年来阿里在教育脱贫、女性脱贫、生态脱贫等方向的探索发现,贫困原因大多集中在缺思想、缺人才、缺产业等方面,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不仅让相关产业释放出大量工作机会,还催生了一批AI新职业,“仅从事人工智能标注的群体已超过10万人”。
 
“AI豆计划”正是借助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释放出的大量就业机会,通过公益培训、考试认证、社会企业孵化、订单扶持等方式,帮助贫困地区培养相关职业人才,并建立“AI培育师”职业认证标准,帮助贫困人群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尤其是帮助贫困地区女性拓展就业渠道,为她们提供更多平等发展的机会。
 
那么,从事人工智能标注的“AI培育师”工作内容是什么?

“AI豆计划”万山区试点学员培训练习场景
 
陈丽娟进一步解释说,机器要懂得人类世界,就需要像幼儿牙牙学语一般经历完整的学习和认知过程,人工智能也必须有个‘老师’手把手来培育、训练机器模型。“机器变成天才的第一步就是消化、学习海量带有标签的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而所有这些素材都需要由人类进行分类和标记,由此诞生了智能时代背后的隐形者——AI标注人员,他们从事的工作就是人工智能产业链上最基础的劳动密集型环节。”
 
以自动驾驶场景为例。自动驾驶需要采集并标注成千上万张红绿灯、路标信息,标注过程技术含量并不高,但需要细心、耐心和大量重复经验。
 
对于这样的工作,小吴感觉很是新奇。“以前从未听说过人工智能培育师,觉得很新鲜。听老师们讲课的时候我也很感兴趣,而且我之前接触过网络,培训之后觉得这个工作很适合我,也很有前途。更重要的是,这个工作就在家门口,也方便我照顾父母。”
 
电脑、网络、人工智能、有空调的办公室……这种当地人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工作吸引了很多人报名。据旺家社区书记罗焕楠介绍,该项目刚刚落地时前来报名参加培训的人以大中专、高中学历居多,年龄和背景跨度很大,“有建筑工人,有开流动餐车的,但在服装厂、超市、美容院等行业打工的留守妈妈、家庭主妇居多。这些人当中最小的19岁,最大的37岁,90%的人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27岁的张金红也是其中之一。一个月前,曾经在服装厂打工的她甚至没有听过“爱豆”这个词。而现在,她已经成为“AI豆计划”首批报名学员,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家门口获得一份不错的收入。“能在老家上班多好,家里多一份收入,又方便带孩子。”
 
抓住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红利期
 
“贫困具有一张女性面孔。”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指出,世界上的贫困人口中有70%是女性。在我国,由于传统观念和分工方式还普遍存在,农村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女性。而受教育水平低、劳动技能差、无酬的家务劳动占去了农村女性大量精力和时间,让女性脱贫更为艰难。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闫坤也曾指出,女性贫困具有“传递性”,贫困妇女的子女在很大程度上也会陷入贫困境地。因此,让女性脱贫影响更为深远。
 
支付宝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姗表示,“AI豆计划”帮扶的重点是缺乏科技产业资源的贫困地区女性,希望为她们提供更多发展机会。而之所以将该项目取名为“AI豆计划”,是谐音英文单词Idol(偶像),希望加入该计划的贫困群众“脱贫靠双手”,自食其力,成为新农村劳动致富的楷模。
 
在国外,贫困人群尤其贫困女性从事AI标注工作已有不少成功案例。


印度有一个名叫Kumaramputhur的小村庄,全村约有3500户人家,男女比例和识字率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突出产业的地方,却是全球知名的AI数据标注村。村子里有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指挥着一个由200多名员工组成的团队,为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亚洲的客户提供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其中,低学历的贫困女性占到50%。
 
根据相关预测,到2023年年底,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相关数据准备解决方案的全球市场将从2018年的约5亿美元增至12亿美元。而在自动化工具能够有效地创建良好的标注集之前,大量人工标注的需求将长期存在。这也成为“AI扶贫”能够持续下去的重要原因。
 
与传统扶贫项目相比,“AI豆计划”有很多亮点:
 
首先,该项目采取“技能培训+产业孵化+订单扶持”的可持续模式,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每年将向试点基地输送近1000万元产值标注订单;其次,阿里将建立“AI标注师”职业资格证考评体系,培训贫困人群掌握AI新职业技能,并派驻专家志愿者提供陪伴式支持;此外,该项目将精准帮扶留守妇女、困境女性等弱势人群,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业、增收,将人工智能产业相关的工作机会下沉到贫困地区。
 
“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产业的发展红利期,因地制宜在贫困地区孵化相关产业,让贫困群众不仅能在家门口就业,还能掌握AI新职业技能,适应时代的科技变迁完成自我造血,这是我们成立专项基金、发起相应项目的初衷。”李姗表示。


8月6日,“AI豆计划”在万山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举行了试点揭牌暨全国启动仪式。之所以选择贵州作为首个试点地,主要考虑两方面原因:一是尚未脱贫人口集中,当地缺乏优势产业,但有劳动力优势;二是地方政府有过科技扶贫、政企合作经验,能够快速孵化出能自我造血的社会性企业。
 
万山区作为省级易地扶贫搬迁示范点,在“搬得出”后,还面临着群众“稳得住、能致富”的挑战,急需发展扶贫产业解决群众的就业问题。而地方政府积极探索电商、扶贫微工厂等模式,积累了一些产业孵化经验,更利于打造成功试点。
 
“我们希望当地女性在家门口实现就业,不再迫于生计外出打工,和孩子、亲人分离,同时还能掌握一项新技能,有个人发展提升的机会。”李姗强调说,为贫困女性创造在家乡就业的机会可以在一定程度地缓解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带来的社会问题。同时,作为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工作,也能拓宽“母亲”和“孩子”两代人的眼界。
 
构建稳定脱贫的长效机制
 
事实上,如何利用科技企业优势,帮助未脱贫的深度贫困人口精准脱贫,帮助脱贫摘帽地区发展稳定、可持续的产业,是包括阿里在内的很多企业一直在积极探索解决的问题。
 
在“AI豆计划”之前,阿里在技术扶贫方面已经有了很多成功的探索。
 
如,2018年,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发起“蚂蚁好保险”项目,充分应用互联网公益保险和金融科技的力量,在云南元阳、陕西宁陕、湖北巴东等试点县,为所有建档立卡的贫困女性赠送教育健康保险,让贫困女性少有所学、老有所医。


2019年,该项目升级为“加油木兰”,通过公益宝贝、蚂蚁庄园等互联网公益产品,带动更多公众参与。阿里巴巴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不仅实现了项目投保与理赔的便捷高效,而且保障了“捐给谁、捐多少、赔多少”等项目信息全程透明。
 
此次推出的“AI豆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创了“AI扶贫”的公益新模式。但就具体操作层面而言,AI标注工作听上去比较容易,通过培训之后就能很快上手,但实际上也有一定的门槛。
 
作为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水平决定了AI标注的质量。不过,目前中国AI标注质量良莠不齐,这与从业者鱼龙混杂、服务商大量采用兼职外包人员有很大关系。
 
鉴于此,为推动行业规范化发展,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将推出“AI培育师”职业考评体系,推动建立相关行业标准,并开放AI标注服务平台,通过该平台每年向试点基地至少输送产值近1000万元订单,同时呼吁全行业加入“AI豆计划”,主动释放产业红利。
 
“我们希望它不是一个一次性的公益项目,而是可以持续下去,所以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也会给试点地一定的订单。我们希望通过订单扶持能够真正孵化出一个产业,未来可以成长为一个小企业或者新型企业。这样的形势,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结果。”陈丽娟表示。
 
因此,各方的积极配合非常重要。
 
在该项目中,支付宝公益基金会联合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向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定向捐赠“AI豆计划”专项基金,优先用于贫困女性的就业扶贫工作。阿里巴巴负责提供人才培训、技术输出、职业考核认证及AI标注产业服务平台,同时向全社会开放,鼓励人工智能企业加入并进行订单扶持。
 
妇基会在女性扶贫、女性就业创业等领域有丰富经验,将作为项目运营的核心管理方,联动全国妇联体系,推动“AI豆计划”在中西部贫困县推广、落地。而除了带动当地贫困群众就业、创业,各方也希望从项目孵化出的社会企业能将收入反哺社区,打破商业公司“中间商赚差价”模式,把产业利润投入到地方发展,因此地方政府的管理、参与也非常必要。
 
陈丽娟谈到,在试点阶段,每个基地预计孵化培育20至50名骨干,就近覆盖50至100人就业。“未来一年,我们将在中西部贫困县加快复制10至15个基地,采取企业孵化、政府管理、NGO深度参与的模式逐步在全国落地。我们也希望国内外更多人工智能企业加入,把AI标注的订单定向输送给贫困地区,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就业脱贫机会。”


7月30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发布2019上半年脱贫成绩单。报告中提到,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产业扶贫是实现脱贫最稳固、最持久、最根本的途径,要让“让贫困地区可以自己造血,实现自力更生,脱离保障性扶贫的温室”。
 
“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技术的力量。”在专家看来,帮助缺乏资源及科技产业优势的贫困地区建立起相关产业体系,构建稳定脱贫的长效机制,才是脱贫致富的根本之策。

责任编辑:张阳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