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卫士风采 > 警世档案 > 14年前悲情圣诞 洛阳东都商厦火灾阴影难消

14年前悲情圣诞 洛阳东都商厦火灾阴影难消

时间:2015-01-05 10:58  来源:河南商报 作者:段睿超 程国昌  责任编辑:新闻眼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14年前悲情圣诞 洛阳东都商厦火灾吞噬309个生命

悲情圣诞

  一场大火吞噬309个生命 很多参加舞会的男女,再也没有回家

斗转星移,14年的时间过去了。曾经的事发地,如今充溢着热闹气息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陈亮/摄


王成太焊封时所用的工具(资料图)

    今天是圣诞节。

  14年前的今天,在河南省洛阳一个名叫东都商厦的大楼(地下两层地上四层)里,负一层和一层,某百货量贩正在进行新店开业前的最后准备;地上四层的东都歌舞厅正在准备一场圣诞舞会。

  然而第二天,该量贩再没能开业,很多圣诞节晚上去跳舞的人再没能回家——一场大火吞噬了309个生命……
 

  热闹背后的旧伤

  12月22日深夜,洛阳中州路与兴华街交叉口。

  路口东南角的八角楼金街,是洛阳市老城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只有多数的本地人才知道,路南靠东一些的“淘宝商城”,大致就耸立在东都商厦原址。

  2000年那场大火让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想起了更加久远的故事:东都商厦这个地方,很早以前有一座火神庙。不过,埋在人们心灵更深处的,是东都商厦。

  斗转星移,14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这里,充溢的是深夜寒气也不能逼退的热闹气息,甚至路两侧的空地上,很多卖小吃的商贩营业到深夜11点都不准备打烊。与八角楼金街只有一路之隔的KTV,几个年轻人在门口打打闹闹,楼中传来的欢快音乐声随着寒风时远时近。一个商贩说,这里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

  大火后,东都商厦闲置了5年,后于2005年12月初被整体拆除。楼虽然没了,但如果在附近的青年宫广场与人聊起此事,依然能感触到这里热闹背后的旧伤。
 

  匆匆一别阴阳相隔

  悲剧开始于2000年12月25日晚8点多。

  当时,东都商厦某百货量贩开业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尾声,该店负责人赵宇发现,在量贩大厅的中央有一个与地下一层连接的楼梯,两层楼梯连接处的分隔铁板上有一个方形小洞。因担心影响穿高跟鞋的女士,他就想着安排人将这个方洞焊住。

  此时,27岁的姚莉和一家人在洛阳南昌路的家宴也已接近尾声。虽然女儿出嫁3年并已是一个两岁多孩子的妈妈,但母亲毕素娥依然会隔三差五地叫她回来,陪着一家人去外边吃饭。几个月前,姚莉唯一的弟弟结了婚,毕素娥夫妇觉得自己以前的辛苦都值了。

  就在家宴快要结束时,姚莉的呼机响了:朋友约她到位于东都商厦四楼的东都歌舞厅欢度圣诞。因为附近不好坐车,弟弟姚鹏骑着摩托车送她,到友谊宾馆附近她才坐上了车。十几分钟后,她在定鼎路上见到了朋友,两人结伴朝东都商厦而去。

  时间到了晚上9点多,赵宇也找到了店里养护科的来登阁和王成太。没有焊工工作证的王成太开始焊封楼梯隔板上的小方洞。

  在此之前,姚莉在楼下碰到了一个在商厦量贩工作的同学。在与同学打过招呼后,她与朋友登上了前往舞厅的电梯。再出来时,她已遇难。

  
焊渣燃起大火毒烟肆虐

  公开的事故调查报告中称,王成太的违章操作,导致电熔渣从洞中溅到负二层家具卖场的楼梯扶手上,引燃了布和沙发,随后附近的海绵床垫等可燃物开始起火,继而引燃其他家具,大火燃起。

  王成太等人发现着火之后,急忙与正在一层搬运货物的工人拉来消防用的水带,对准钢板上的小洞往下灌水灭火。但火势越来越大,当时地下一层、二层之间的所有通道都已锁住,王成太等人不能下到下面,没能控制住火势。这几人一看情况不妙,在没有报警的情况下撤离了现场。

  大火在封闭的地下二层燃烧,浓烟沿东都商厦大楼东北、西北两个楼梯上升,由于地上一层、二层和三层都装有防火门,家具燃烧形成的浓烟全都顺着两个楼梯灌入了四层的东都歌舞厅。

  此时,李军(化名)带着妻子王红(化名)刚刚走进人头攒动的舞厅。十几分钟后,王红小声对他说,失火了,并拉着他去厕所那边。

  然而,走到离厕所还有一段距离的杂物间门口时,舞厅里就开始弥漫浓烟,受到惊吓的众人慌乱起来。李军在踹开杂物间的门之后,拼命将妻子托上了杂物间的顶棚架子上,之后舞厅断电。等侥幸逃生的王红再见到丈夫李军时,他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场惨剧夺去309条人命

  歌舞厅的四面被东都商厦的办公区、会议室严严地包围着,透不进光亮。火灾发生前,四面的楼梯通道全被铁栅门封死。

  燃烧后的烟雾中含有大量毒气,正在歌舞厅娱乐的人们在发觉前已经不知不觉吸入了有毒气体。

  在歌舞厅后部只有一个隐蔽的小门,它本是通往另一个楼梯的出口,然而却被封闭成为一个杂物间。不少最后在楼顶被救的幸存者,都跟王红一样,从杂物间顶棚的一个窗户爬出歌舞厅。更多的人则是在四处寻找出路时,死在了歌舞厅周围办公区的过道里。

  当晚9点35分,洛阳消防接到报警,6个中队的消防人员赶赴现场,利用救生绳、救生气垫、登高车等,从商厦四周共救出106人。26日0点37分,大火才被扑灭。

  2001年,洛阳市法院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宣判:因电焊作业直接导致事故发生的王成太因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造成事故负有责任的当地公安、消防、文化、工商、建设等部门的负责人,也分别被判处相应的有期徒刑。

  最终官方确认,有309人在这次特大火灾事故中死亡,其中男135人,女174人。

洛阳东都火灾阴影未消 幸存者事后多年不敢去商场

惨剧发生5年后,东都商厦被整体拆除,改建为商业步行街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陈亮/摄


当年东都商厦的步梯(资料图)

    14年过去了,“东都商厦”这个名字,早已从很多洛阳人的记忆中淡去,再提及此处,多用十字街或者八角楼金街替代。

  不过,阴影并未从灾难亲历者的心头退去。一位幸存者说,事后很多年不敢去商场,也会特别注意人多场合的消防出口。就连当初去采访火灾事故的记者,也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
 

  他改掉了跳舞的习惯

  因为2000年圣诞节的火灾,洛阳知名网友“丽京上空的云”改掉了跳舞的习惯。

  他回忆,当时洛阳人气最旺的舞厅,除了东都商厦四楼舞厅外,在洛阳的上海市场、广州市场也各有一个,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东都商厦则是他常去的地方。事发前,他因见朋友未能赶上集体狂欢。听闻东都商厦着火,他赶到时一名熟悉的舞友已经死去,尸体被抬了出来。

  一名在场维持秩序的民警回忆,火灾发生后,短时间内很多人赶过来,东都商厦所在的路上,人山人海。

  王红(化名)没有包扎被划破的手臂,站在最前方看着消防官兵救火。她是幸存者之一,丈夫李军(化名)将她推出来,自己却未能出来。

  那天,李军所在的单位发了两张舞厅门票,他就劝王红一块儿去凑凑热闹。正在看电视剧的她耐不住丈夫央求,一同去了东都商厦。

  王红说,两人到东都商厦四楼的舞厅时已经比较晚了,里边挤满了人。“在我们后边还有一个20多岁的姑娘,蹦蹦跳跳地挤进去了。”后来王红到殡仪馆处理丈夫后事,看到了这个姑娘的遗体。

  在舞厅里待了十几分钟后,王红看到外边有烟飘进来。她就拉着不明就里的丈夫往厕所方向走,“走着他还问我咋了,我说好像是失火了,咱们赶紧去厕所。”

  可王红还没走到厕所,就发现已经挤满了人,往前走不动了。“那时我听到舞厅那边有人喊‘失火了’,然后舞厅里的人都慌了,真是不知所措。”

  两人随着人流拥到了一个杂物间门口,李军踢开了杂物间的门,将妻子推到了杂物间的顶棚架子上。

  
她再不愿提起当年的遭遇

  “我刚上去,舞厅里就断电了,一片漆黑。”王红回头去喊还在下边的丈夫,但当时众人的哭喊声淹没了她的声音。

  这时候,毒烟已经飘进了杂物间,王红说她被烟呛得胸闷,求生的本能促使她寻找出路,“当时我看到架子的一个方向有光,就朝着光亮处爬去。”最后,王红赤手打破玻璃,跳到了玻璃窗边的平台上。“这个时候平台上已经有人了,我借他的电话报了警。”

  不记得过去了多长时间,王红被赶来的消防官兵救了下来,而李军则死在了舞厅。事实上,也确实有人躲在厕所里。洛阳市一家医院的护士,当天也跟3个同事在这里跳舞。她在毒烟弥漫整个舞厅前,幸运地去了趟厕所。就是她在厕所的这段时间,舞厅里乱成了一锅粥。有不少人后来从外边闯进来,死死顶住厕所门,她这才逃过一劫。之后,她再也不愿向别人说起当年的遭遇。

  因电焊作业直接导致事故发生的王成太更不愿意提及当年。火灾发生后的2001年,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宣判。王成太因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出狱后,他已经不在村里住,“偶尔才会回村里转转。”王成太的大哥说。

  今年12月22日,河南商报记者找到他时,他低声说了句“过去那么多年了,那场大火对我的伤害也很大”,就匆匆离去。

  
遇难者的传呼机彻夜未停

  火灾发生后,网友“丽京上空的云”到附近医院走访时发现,尸体太多,不少医院的太平间已容纳不下,只能摆在医院的广场上。

  “真不愿想起当时的场景。”“丽京上空的云”说。在洛阳市一家医院工作的宋先生很理解这种感受,“确实太惨了。”他说。

  宋先生回忆,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有70多具遇难者的尸体被临时存放到了他工作的医院,“也是为了方便家属辨认。”之后有很多人来找,都哭得撕心裂肺。

  按照宋先生的描述,因医院的太平间容不下这么多的尸体,不少尸体就放在行政楼前广场上。而这些人的遗物,放在旁边的自行车车棚里。这其中,就有遇难者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

  在 2000年,手机还没有普及,而时髦的人中,大多配有一部传呼机。当晚,听说东都商厦发生了大火,凡是知道有亲属到东都商厦跳舞的家属,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否出事,于是通过传呼台狂打传呼。那些在医院看护遗体的人大多一夜未眠:死者身上的传呼机的铃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

  “滴滴声一片,整夜都不停。”宋先生说,“这些遇难者看上去大多都很年轻,他们表情平静,看不出来是不在了,几乎没有人被火烧到。”后来他听人说,这些死者,大部分是被有毒的烟熏死的。

  曾在殡仪馆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事发后的第二天,尸体被运往殡仪馆。“大厅里、车库里……当时殡仪馆里能摆尸体的地方,全都摆得满满的。”

  “那几天我们那儿都不接待市区正常死亡的人了。”他说,当时正常死亡的人,遗体只能拉到各个县里的火葬场火化。

  
生活习惯
从此发生改变

  遇难者家属马娇环说,火灾事故后,她格外注意消防安全,出门前会关闭所有的电源。但即便这样,几年前家里还是发生过一起火灾,她吓得匆忙逃出。之后,她干脆卖掉了老城区的房子,搬离了这个伤心之地。

  那场火灾甚至还影响了很多媒体记者的生活习惯。

  一位采访过此事的资深媒体人介绍,见证了火灾的巨大破坏性后,他每次出差到宾馆,洗澡后都会存住浴池里的水,以防万一。

  河南商报记者范新亚14年前也去了洛阳采访。他至今还记得这样一个场景:遇难者火化当天,数百名亲属的哭声与风声夹杂在一起,回荡在洛阳殡仪馆上空。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无论去哪儿,包里都会装一条毛巾。“火灾中很多遇难者都是被烟熏死的,有条毛巾或许就能救命。”

  “丽京上空的云”说,那场火灾甚至影响了洛阳市的建设格局。火灾后,洛阳市的新任市委书记花大力气整顿,拆掉了不少有安全隐患的房屋。“只要说有安全隐患,老百姓也都配合改造,都被那场大火吓怕了。”

  火灾后,“丽京上空的云”再也不跳舞了。他还教育孩子,不要去娱乐场所,要有防火意识,并教给孩子不少逃生常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