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文化网 >主页 > 畅通红绿灯 > 警世档案 > 悲情“婚姻”让他走上不归路

悲情“婚姻”让他走上不归路

2015-03-23 10:11 来源:人民公安报

关注金盾文化网


尹正义 图
小镇突发血案
  1月19日19时40分,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公安局峡门派出所所长马兴福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刚接通,手机的另一头就传来带着哭腔的呼救声:“快来救命啊,我们3个人叫人用刀子戳了啊……”
  马兴福立即夺门而出,在驾车赶往案发地的同时,他向上级领导打电话汇报了警情。海东市公安局精干警力也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地,与当地警力成立联合专案组展开侦破工作。
  案发现场是一幅触目惊心的血腥画面:一中年男子倒在屋后露天厕所内,几近没有了生命体征,胸腹部全是血迹;一中年妇女倒在屋内烤箱旁的血泊中昏迷不醒;一老年妇女满身是血,在院子里不停地呼救……
  先期到达的峡门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向120发出了求救信息。遗憾的是,血泊中的中年男子未能等到医务人员施救,在这个黑夜里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凶手竟是“前夫”
  案件犯罪嫌疑人为受害中年妇女白某的“前夫”李某。据此,专案组制订了一套完整的围捕方案,以案发地、凶手居住地为中心扩大搜捕范围,在凶手有可能出逃的所有路口设卡堵截,打开所有设卡警车警灯,力求将凶手压制在围捕圈内,为天亮后展开的搜捕行动创造战机;密切关注凶手所在村庄动向以及其亲属家中情况,严密控制凶手有可能出现和落脚的重点部位;发出悬赏令,发动群众举报;利用凶手留在作案现场的足迹鞋印,指示专门力量展开跟踪追击。这一系列措施对最后缉凶归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就这样在山大沟深的峡门、新民两乡镇展开。技术部门很快捕捉到了凶手手机的信号,但由于凶手移动极不规律,忽东忽西、忽联忽断,根本无法确定其藏身之处。
 
  警民联手和时间赛跑
  1月20日2时,追踪组报告,在凶手弟弟家中发现了可疑行迹。当天晚上,得知哥哥犯下滔天大罪,联想到哥哥往日的所作所为,生怕哥哥上门来纠缠要钱,弟弟干脆一走了之,去不远处的大哥家借宿。当搜捕民警查到李某大哥家,要求李某的弟弟带民警到他家看看时,他二话没说带着民警去了他家。到家后发现有人来过:一个空茶杯带有明显的温度,当晚放在桌子上的一个苹果不见了。
  办案民警由此推断,李某来过,这也证明凶手还没有逃出警方的包围圈。专案组连夜调整抓捕方案。办案民警深入案发地周边乡镇村干部家中,动员干部拿着悬赏令组织村民在各自村庄展开搜索,用警民联手的人海战术爬山下沟,展开地毯式搜索。于是,当地山尖沟底、田间地头到处都有公安民警和村民们徒步行进的身影,他们不放过任何可疑之处……
 
  凶手藏身旧房
  太阳离西山山尖只有一人多高了,就在这时,有群众指着山腰处一座孤零零的院落向办案民警反映:“李某就在那个废弃的房子里。”民警立即向山腰处奔去。
  经过近距离观察,民警确定这座废弃的院落房间里闪动的人影,正是犯罪嫌疑人李某。就在这时,屋内的李某突然从炕上跳了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战机稍纵即逝,守在屋外的民警决定破门而入。李某伸进裤兜准备拔刀的手还没有抽出来,已被民警牢牢控制。民警现场收缴了李某随身携带的杀人凶器和准备用来自杀的农药。
  此时,时针指向1月20日16时30分,与发案时间相隔21小时。
 
  浪荡鬼鸠占鹊巢
  落网后,一天一夜没吃没喝的李某吃饱喝足后,毫不隐讳地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
  因为一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李某东偷西摸,横行乡里,不仅乡邻对其退避三舍,而且家人也对其不理不睬。虽已50岁出头,李某仍然上无片瓦、下无席地,经常身无分文,是个典型的浪荡鬼。
  2012年,李某对受害人白某产生了好感,便有意与白某老实巴交的倒插门丈夫接近,先是喝喝小酒,继而打打麻将,最后把白某的丈夫拉下水,和他一起吃喝嫖赌。之后,李某向白某挑拨离间,让白某得知丈夫所为。在农村,倒插门女婿原本没有什么地位,加之李某离间,白某一气之下将丈夫扫地出门。此后,李某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很快鸠占鹊巢,在一未办证、二未设宴的情况下,成了白某的第二任“上门女婿”。
  起初,李某尚能照顾“岳母”及“妻儿”一家四口,但是好景不长,李某就原形毕露。白某大失所望,去年8月勒令李某走人。
 
  旧爱举刀杀新欢
  一无所有的李某被扫地出门后,仍隔三差五打电话给白某,白某没有一次好言语,这让李某心生积怨,萌生要与白某一家同归于尽的念头,就在案发前半个月还去白某家附近谋划过该如何了断。
  今年1月18日,白某家贴喜联、放鞭炮、办酒席,又迎来了一位上门女婿。听说白某有了新欢,李某便打电话让白某给他5000元钱,算是最后了断。对此,白某嗤之以鼻,还在电话中一番奚落。恼羞成怒的李某随即买了匕首、汽油、敌敌畏农药,谋划先灭掉白某一家,再纵火烧房焚尸,最后自己服毒自杀。
  1月19日,夜幕刚刚降临,李某悄然潜入白某家后院厕所内。恰巧与白某仅做了一夜夫妻的新郎去上厕所,没等反应过来胸部已经连中数刀……
  听到屋外传来异常动静,白某出门一看究竟,只见李某从自家厕所持刀出来。她连忙返身跑进屋内,却被追进屋内的李某捅倒在地。此时正坐在炕上的白某母亲赶忙跑出门呼救,也被李某捅伤。连捅3人后,李某仓皇而逃。
  据法医介绍,白某的新婚丈夫身中13刀,肺部、肝部均被刺破,数刀形成了贯穿伤;白某伤势较重,经治疗后半身瘫痪。
  作案后,李某连夜顺着山路一路逃窜,每到路口都见警灯闪烁,没有一个路口能逃出去。期间,他去弟弟家想好好休息,没想到弟弟不在家,他不敢久留,就喝了口热水,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就离开了。
  经过一夜在山间小道逃窜,天亮时李某已经精疲力竭,便选择了山腰的废弃房屋藏身。期间他好几次准备自杀,但手机多次收到警方发来的短信,一直没有下定自杀的决心。
 
  小编感言
  此案嫌疑人李某身上有两个鲜明的标签:不务正业的浪荡鬼,被扫地出门的倒插门女婿。
  在众多接受倒插门女婿的家庭中,女主人通常掌握着倒插门女婿的“生杀大权”。以受害人白某的婚恋状况为例,可清楚地看出农村倒插门女婿在婚姻生活中窘迫的地位:第一任丈夫因交友不慎吃喝嫖赌被赶出家门;第二任丈夫原形毕露后也难逃前任的厄运;不等理清和第二任丈夫的纠葛,白某家就贴喜联、放鞭炮、办酒席,迎来了第三位上门女婿……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句话形容倒插门女婿再合适不过。这种不平等的婚姻关系,对倒插门女婿的心理戕害显而易见。嫌疑人李某正是洞见了其中的“机会”,设计陷害,才赶走了白某的第一任丈夫并取而代之。而李某从“受益者”沦落为“受害者”之后,心理失去平衡,尤其是“继任者”的到来,让他彻底感到了绝望,暗下与白某及其家人同归于尽的念头。
  一段时间以来,这种缘于倒插门婚俗的家庭矛盾以及由此激化发生的刑事案件时有发生。落后的婚俗是时候该改改了。
责任编辑:雅君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